〈綠燈〉 ◎林纓

——本文獲第四屆余光中散文獎四獎


綠燈  
  馬路對面的綠燈亮了轉紅,紅燈亮了轉綠;行人如浪潮般從那岸湧來,從這岸退去。他擱淺在人行道上,彷彿斑馬線前一直亮著紅燈。

  他一動也不動地站在七月近午的驕陽下,狠戾的陽光鞭撻著他的肌膚,不斷滲出毛細孔的汗水,沿著臉部橫向的皺紋,匯集成一顆顆大水珠淌下。

  這是兩年前的暑假,我在市區騎樓走著逛著,經過一個十字路口時所見到的景象。一位年紀約八十歲的老先生站在斑馬線前的人行道上,右手臂高高擡起指著天空,臉孔也面向天空,雙眼和嘴誇張地大張著,驚駭的表情彷彿目睹一架飛碟正在天空盤旋。他像街頭藝人的怪誕姿勢,吸引了來來往往的路人,他們的視線不由自主地隨著他手指和臉的方向,好奇地逡巡連一片雲都沒有的澄藍天空。

  老先生未著表演服,臉上也沒有塗抹表演妝,再加上人們沒見過年紀已近耄齡的街頭藝人,所以他們在心底推測——這不是表演,老先生也許是在準備過馬路時,身體突然出了狀況。 
 
  然而這樣的推測並沒有阻礙他們腳步的行進,路人依然「行色匆匆不暫留」。有人在丟了一個好奇的注視後,便低頭離開;有人拉開距離繞路疾走,驚疑的神色像在躲避傳染病;還有人在離去的腳步聲中摻入了低低訕笑。

  多荒謬啊!這位長相穿著像自家或鄰里間的尋常老人,竟成了路邊的裝置藝術,奇特的「造形」贏得了每位路人的目光。一波波人潮從馬路這岸推到那岸、那岸推到這岸;斑馬線上的綠燈轉紅,紅燈轉綠。我駐足在陽光蹂躪不到的騎樓下,心跳如小綠人愈跑愈快,卻依然等不到有人走近老先生。陪伴他的,仍是地上他自己那墨黑又孤單的影子。

  我驚疑地向一間騎樓旁的服飾店詢問,老闆娘回答我:這位老人站在那兒至少有半個小時了,可能是怕惹上什麼麻煩吧,所以也就沒人上前探問。接著我問她是否曾打電話給警察或是叫救護車?她略顯尷尬地搖頭,支吾解釋說因為有這麼多人看到老先生,所以她猜應該有人打了電話。
   
  我請她撥通電話叫救護車,並借了一把傘來到老先生的身邊。當我撐開傘為他遮擋放肆的陽光時,才發現他張大的嘴角正不斷流涎。我慌忙問他為什麼站在這裡不動?是不是身體不舒服?他沒說話,但是我從他微微震顫的眼珠,和不斷抖動的下頷瞭解,他想回答但力有未逮。

  依我有限的聽聞和貧乏的醫學知識猜測,也許他正處於「中風」的危急狀況中。從來沒有經驗過這種攸關生命的緊急狀況,當下我內心恐惶悚懼。可以幫他將舉累的手臂放下嗎?可以扶他到陰涼的地方休息嗎?這樣會不會引起發更嚴重的後果?強壓下心裡的不安和聲音中的顫抖,我安撫說馬上會有人帶他去醫院,在醫護人員來之前我會一直陪伴在側。也許是想表達聽懂了我的話,他的眼珠又顫了幾下,接著我還看見他的眼角滲出了淚水,安靜地和汗水融合匯流。

  那段等待的時間,也許只有五分鐘或更短,感覺上卻像過了許久。許多畫面和想像在我腦中紛亂躍現——祖父母、外祖父母、未來老去的父母親以及老去的我——所有我關心在乎的人們和這位老先生的身影輪番重疊。如果站在這裡的老人,是我的祖父母、外祖父母、未來老去的父母親以及老去的我;如果今天我沒有經過這裡,或是經過這裡什麼也沒做,只帶著問號離去……

  在無人跡的沙漠裡迷路,也許會因太陽的熾熱而死;在人潮熙來攘往的大馬路旁,即使七月豔陽高掛,也可能會因冷漠目光心寒而亡。

  我想起了每逢大災難(如地震、風災、水災),電視上常會播放募款的廣告來幫助災民。廣告除了剪接淚水、悲嚎等等的淒慘畫面,還會配上感人的音樂、旁白或文宣,人的心靈很容易就被廣告所呈現的悲劇美所觸動,而踴躍施捨悲憫和金錢物資。這位在毒辣陽光下擺著怪異姿勢的老先生,他的苦難處境,沒有詞藻淒美的旁白,背景音樂是煩亂的人車喧囂,目睹者的心靈難被觸動,所以比較能視而不見嗎?或因為此種善舉不會名列功德芳名錄上,少了掌聲加持,內心也就缺乏了動力?如果見人危難而不救的行為有罪,因為有這麼多視若無睹的路人分擔,這罪責就變得微小而不見了嗎?也許有人想伸援手,但在思及接踵而來的時間耗費和麻煩之後,最後還是選擇默默低頭走過,他們對心裡的不安也許這麼自我安慰著——反正路過的人這麼多,總會有人給予救助。

  在這人口浩繁的城市街頭,在這烈陽下,他難堪而痛苦地展示著人心的冷漠。我繚轉於胸的百念,被夏季午時的高溫,發酵成飽脹的憤懣。炎陽炙人,我手中的小傘能支撐多大面積的蔭涼?對面的綠燈亮了轉紅,紅燈亮了轉綠;對岸的行人來了又去、去了又來……終於,救護車的清涼高音劃破了令人窒息的灼熱,朝我們奔來。

  也許這社會、這世界到處是紅燈,但我願意堅持做一個心中永遠亮著綠燈的人。


◎作者簡介


林纓

目前就讀中山女中人社資優班三年級。興趣廣泛,喜歡畫畫、寫作、作曲、親近自然、奔馳、探險。曾得過一些文學獎。

自己心情煩悶時,會彈琴、撥古箏、吹笛簫葫蘆絲自愉。身邊人煩悶時會隨口胡謅一段相聲娛人。絲竹聲和笑聲有益身心靈健康。

書店和圖書館是出家門唯二想去的地方。看見內容空洞貧乏卻賣座的書,會喘不過氣;讀到《少年Pi的奇幻漂流》或是《惡之華》之類的好小說或詩集,會夜不成眠。

偶爾會被師長帶去看精神醫師,但我堅決不服藥,怕腦袋壞掉不能寫作。

目前養了三隻寵物,綠鬣蜥、布丁鼠、和一隻四眼臘腸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earethe123 的頭像
wearethe123

wE ArE tHe ONE

wearethe12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