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梯

 

給子琦:

 

我姑且把它稱之為「小黑貓與女孩」的故事。在這篇小說裡,妳已經能掌握到短篇 小說不宜使用過多人物的訣竅,穩定地在小黑貓和女孩裡推演情節。中間跳到女孩的父母親及老人(女孩的外公),碰觸到了害怕孤獨的部分,表示妳已經很能掌握 情節的因果關係。但老人因女兒跟著男人私奔的情節,稍嫌老梗,而之後的報復就會顯得較為無力。故事最後收回女孩身上,彷彿她的孤寂還在延長,但世界上再也 沒有親人了。

 

給苡佳:

 

這是一篇開頭就「自訂規則」的小說。讀起來明快,但鋪陳稍嫌累沓,主因就在於 花了太多篇幅講述出場人物的設定。人物設定部分應該是藉著情節推展慢慢顯現出來,直接用描述說他是個如何如何的人,會稍微欠缺說服力。包含營隊中讀到妳的其他作品,我發覺妳的故事設定總有一種輪迴或循環發生的慣性,似乎在暗示著所有的一切都會再發生,不管是喜是悲,全都是暫時的。此篇小說比較大的缺陷在於 妳意圖營造的衝突不夠明顯(儘管已經觸碰到階級對立問題),不管是主角或挑釁他的貴族,衝突產生的原因似乎都過於簡單甚至有點幼稚。但不得不說,「妖之 華」所要呈現的善惡或美醜對立感已經雛形畢現了。

 

第二梯

 

給阿德:

 

小說的設定相當有意思:一個不明所以的敘事開頭,一個漆黑封閉空間,一道微弱火光,無法看見自身編號的狀況等等。隨著主角在空間中推進,情節隨之展開,慢慢要追尋出何以身在此處、何以發生可怕殺戮的原因。然後遇見一個主角懷有惡感 的角色,卻不得不與之合作。我本來期待故事張力在於:對方告訴主角的號碼是否是真的?但作者似乎還來不及說明,整篇小說也還在一種未完成的狀態裡結束(此外,這個設定有點太奪魂鋸了……)。如果這篇小說要繼續發展下去,建議可以從主角與另一個角色之間的互相猜疑、矛盾著手刻畫,也許會有至造出更具懸念的效果。

 

給奶酪:

 

以老摳摳的科舉考試加上仙術,混搭狼人這類傳說,可以看得出頗有發展的想像力。可惜小說寫得太短,目前還看不出情節推動的馬達何在。建議作者可以多發揮這部分的細節營造和思考,把整個想建構出來的幻想世界做得更完整。像是《火影忍者》或《哈利波特》這類漫畫、小說,都是從老掉牙的元素裡組合出具有現代感的新故事新方向。

 

給容姐:

 

這篇小說主題是殘忍,通篇寫來已經看得出作者掌握文字和腔調的能力極佳且穩 定。藉著書寫一個一個家人的消失,對比飢餓感的時時湧現,作者雖然不說,讀者卻隱隱然察覺到可能發生了什麼。這種不言自明或刻意模糊的敘述比較難在一個初 寫者身上看見。因為大多數開始寫作的人都會不小心把所有的因果和描述寫得過於清楚,以至失去吊人胃口的魅力。在營隊看到妳其他作品,也都有類似文字調度能力的美麗演出。若能多加練習,假以時日一定會寫出令人期待的小說。

 

給瓶子:

 

我知道作者意圖要顛覆原有童話故事的刻板印象和敘事結構,從仙度瑞拉的故事翻 出新變化。這類的作法其實在《史瑞克》這樣的電影可以見到成功的範例。可惜作者花了相當多時間在經營細節,描述仙度瑞拉姊妹相處的幽微碰撞,卻還來不及做 到這個故事真的顛覆了我們對灰姑娘的經典印象。目前所見的篇幅裡,可以看到作者對細節的描寫極為細膩,包括動作和對話、衣著和外觀,只是這一切都實在還沒時間看見之後的情節發展,稍稍可惜了點。

 

給小芸:

 

在妳的設定之下,小說有了一個簡單的結構:一對感情很好的姊弟,姊姊面對選擇 的「兩難」(選擇好友或弟弟活下來)。兩難情境是許多小說家時常處理的情節,可以說好的兩難讓妳的小說起飛,壞的兩難會讓妳的小說墜毀。這篇小說的兩難處 境恰好處在低空盤旋的狀況,就在原本可以高飛,卻又差點要墜落的中間點。如果要改寫的話,建議可以從姊姊與好友之間的關係著手,讓她們的關係更緊密一點, 像是每個女孩都會有的密友手帕交。如此一來,當她面對留下弟弟或好友時的處境將會變得異常猶豫和矛盾,那麼小說可能就會飛起來了。

 

給喝鮮乳:

 

這篇小說是作者經營角色情緒得當的演出。透過一些設定,馬上可以讓讀者跟著主 角在密室裡巡遊。主角猶如一台攝影機,帶領讀者不斷看見新的情節出現。第一人稱的「我」把讀者拉得跟敘事者一樣靠近追尋的過程。密室之後再度出現密室是此 篇小說的特殊設計,會令人發出類似「不會吧」的呼喊。原本我期望看見一個有如俄羅斯娃娃結構的機關隱藏其中,逃脫一個密室又是另一個密室,如此再三反覆, 人的希望將透過不停延長的等待逐漸消失。如果有機會續寫此篇小說,建議可以再把故事延展下去,描繪山姆和主角之間的猜疑和信任危機,以及密室之外的不可知世界,整篇小說將會更迷人。

全站熱搜

wearethe12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