彥飛:

    我先從小地方談起。首先是文字,我必須說,你可能真的是個不習慣手寫的人。營隊中你的句子常常會有不順的小毛病,但這個問題在這篇裡面幾乎沒有。特別是第一段演講稿的文字讓我十分驚豔,那是非常成熟的、讀起來很舒服的穩定文字。比如有一段:

我沒有媽媽,本來我是這樣認為的。其實我有一個最稱職的母親。我的便當
總是最豐盛的,我的衣服總是最潔白、平整的,我的書包總是最乾淨的。他
會問我過的如何,他會說該拖地了,該洗澡了,該睡覺了。然後頭一別,將
第九局的棒球賽關掉,幫我將拖把弄濕,幫我找好衣服,帶我進房蓋上被子
關好燈。

    這段文字的節奏感非常好,也很簡要地把父親的特質、兩個角色的關係展現出來。「總是」、「他會……」這種概括性的用詞可以很俐落地描述一長段生活的概況,特別在你不想要多費唇舌的時候。相較起來,我會覺得演講稿之後的文字是只求無過,不求有功,當然找不出什麼問題,但也沒特別亮眼的地方。

    文字結束之後,接下來是小說的形式和意旨。「日記」當然是一種很方便的形式,可以關閉掉不必要的敘事觀點(比如父親、喬的觀點)。不過日記非常難寫好,原因無他,所有的敘述都只是轉述,看起來總是隔了一層。你的書寫方式還好,遇到有感情流動的場景仍然處理的不錯,但我想如果要寫得更好,可能得考慮一下改變形式。小說最強大的形式其實就是一路平平地敘述,在看起來沒有設計過的敘述中,如何寫得奇峰突起,攝人心魄,才是功力所在。

    最後是你的意旨。對我來說,這篇小說應該是一篇八千字小說的開頭。你很細膩地補捉到了幾組角色關係的情感流動(敘事者與父親、敘事者與喬、以及那個疑似敘事者母親的紙傘小姐),可是作為一篇完整的小說,我們會想要知道「然後呢?」我知道了這些角色的關係之後,然後呢?他們是否會開始交互作用?(比如像你所暗示的,和喬的情感越深,似乎就將冷落父親;那父親又會有什麼反應呢?)當這個故事完整走完,我們才能看出你要說的是一個什麼樣的故事,或者是什麼樣的情感。

    不過整體上來說,你的基本動作已經差不多了,可以好好嘗試去寫你所想要的故事了:)


全站熱搜

wearethe12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