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構群(台大店)  書店特派員:icycandle

  地址:臺北市新生南路三段98巷1號1樓
  營業時間:
上午十點至晚上十點
  Blog:
結構群文化
  電話: (02)23628951
  email:popy8585@ms37.hinet.net
  建議觀光人數:一人(兩人以上可能就會塞車了)。
  建議瀏覽時間:
   60sec,只是想觀光拍照而且趕時間的話,四點五坪這點時間應該太夠了。
  
30min,如果你想從這面書牆瀏覽到那面書牆,感受一下中原大陸最尖端的學術視野,在店中央的每週新書書山尋寶,然後順便跟可愛專業同時又平易近人的店長聊天……可以待的時間就可以很長了,不過店內沒有椅子,可能會站得有點累。



  「同學,為什麼你要拍照呢?」廖秀惠女士對手持廉價數位相機的我說。在這之前我本來只想裝個來朝聖的部落客,拍拍照買本書便閃人。

  大陸圖書出版在台灣行之有年,講白一點根本就是稀鬆平常。但其中存在少數幾間書店是品味、專業、熱情與獨特性兼備的,甚至稱得上有趣。「結構群」就是這樣,獨特到稱得上有趣。

  結構群位於誠品台大店旁巷中的不深處,與其店面相稱的簡小招牌從巷口即可瞧見。自新生南路走進巷中,即使只是單純路過的人,大多還是會因為其亮潔視覺與有意思的店名多瞧一眼。如果再更留神些,不難發現展示櫃上優雅陳列的簡體學術書籍,還有那面玻璃/書牆之後,工整袖珍且光線充足的店面空間。很容易令人聯想到7-11之流,自鮮明招牌、大塊玻璃窗門、光源效果乃至商品顏色種類皆嚴謹規劃擺設的超商店面。


└→新生南路98巷巷口,鏡頭左側即是誠品台大店建築。

  但與亮麗專業的店面形成對比,結構群並不總是人滿為患的。如果只是匆匆看去,也許會被誤認成另一間金玉其外但經營平凡的小店。我就曾暗自懷疑這個紅色的招牌究竟有多年輕(畢竟唐山書店、明目書店對我造成的既定印象太強烈了,老書店就該像那樣子),又還能在這個夜巷中發光多久?

  但今晚我便看到一個個衣著率性但背桿挺直的白髮長者、青年、少女,推門而入,翻撿掃視中央平台與四周書牆的書,然後果決結帳或直接離去,整個過程不過兩三分鐘。才發現結構群不總是人滿為患的理由實在單純,因為人們不需要停留在那裡。因為這本是一間屬於速度的書店。

  速度是結構群最著名的特色。在大陸最新出版的專業學術書籍,經由專人負責挑書採買後,以每週船運將最新的書籍送往舖貨地點。當然成本也因此提高,大多的簡體書店的定價範圍多落在定價的四倍左右,而結構群則近六倍。但結構群服務的客群,就是那群專業、需求明確的高知識分子,這一小群人要買便買,若是都看不上眼,那本書大抵也是翻身不易。因為專業,所以他們知道自己想要與不想要的,若書店沒進新書,這些人自然不太有上門的動機了。但結構群每週都進新書,更能滿足這些客戶第一時間獲得書籍的需求,但也因此提高成本,可說完全為這客群特化了,因為速度而專業,因為專業而速度。

  也許廖女士也是屬於速度的吧?我數次前往,都只有一名女工讀生坐鎮櫃台。最後打通電話過去,接電話的居然就是廖秀惠女士了。我說明採訪的意願。

  「關於採訪的形式,請問您比較偏好email是……」
  「啊,那就email吧。」電話那頭廖女士毫不猶豫的選擇。

  不過我那時才發現自己完全沒有結構群的照片,於是立即動身前往結構群,開始害羞的在店裡店外按下快門,雖然知道自己顯眼到爆炸,不過我還是很認真的打算裝死到底,想說以販賣知識為志的人,大多孤傲,廖女士有很高的機率直接忽視我的存在。

  但顯然我完全搞錯了,廖女士根本就不是那一類型的書店店主。說明來意之後(唉呀我就是剛剛有打過電話的那個),廖女士見店內此時沒有其他客戶,便建議一起把握時間聊聊。

  四點五坪的店面內配置很單純,四面書櫃、櫃台加上中間一個平台,就形成一個環狀走道。靠玻璃窗那面以歷史、社會學為主;對面是法律、政治;櫃台就在入店的左手邊,連櫃台旁邊剩餘的牆面都安置了書櫃,據說上面是GRE圖書區;入店右手邊是文學。而中間的平台呢,就是每週放置新書的地方啦!


└→背靠大片玻璃的歷史、社會學書區。
  放置每週新書的中央平台。櫃台處的女性是工讀生。←┐


  因為中央平台上的書根本就多到堆成小山了,所以愚蠢的我就這麼問了。

  我:「書是每週都來?」
  廖:「對,用船運。」
  我:「那舊的怎麼辦?」
  廖:「還是賣呀。」
  我:「喔不,我的意思是,依照這種進書量,如果沒有賣完的話,這家書店不會被書塞到爆炸嗎?」
  廖:「我們有倉庫。」
  我:「喔喔喔,原來如此!」
  廖:「不過大部分的書都在上面(指店內書架)了。」
  我:「喔喔喔?這代表這邊的書賣很快囉?」
  廖:「呃,還……好啦。」
  我:「喔。」

  (兩人沉默數秒。)

  廖:「我總不能說『對!賣很快!』吧?」
  我:「……您大可以為此感到驕傲啊!」←其實已經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了。

  我們也聊到著名的書店觀察者zen,廖女士認為zen觀察的眼睛非常銳利,而且一副就是看非常非常多書的樣子。我很好奇這兩人私底下會聊些什麼,不過廖女士說,平常只當他是一般顧客:「zen大概也沒想到,我知道他有寫我吧」,廖女士笑說。

  然後,不知怎麼地,話鋒就轉到我身上來了。

  「其實,」廖女士說:「我覺得文藝青年就要像你這個樣子。」
  就在我正要暗爽推辭的時候,廖女士又說。
  「不過我覺得,你的熱情很快就會面被現實擊垮。」

  唔,我原本還以為是要誇我……。

  很快,店裡又來了兩三位熟客,其中一位女孩即將畢業,兩人很自然的寒暄了起來(時間過得好快呀,妳不是才剛入學嗎?)。我於是也退回自己揀選的書中。

  獨立書店往往因其服務的族群而獨特,但店主個人的貢獻也常被一併納入,變成一幅雙方共同建立的風景。店主的貢獻也許是個人的珍稀收藏,也許是書店的裝潢佈置,也許是獨特的品味,也有可能是與顧客間的,那些言語、神情或互動。

  二十六年來,也許路途蜿蜒,廖女士依然在提供學術知識的路上。雖然今天的結構群是如此的專業且快速,但在廖女士的熱情下,就一點也不顯得冰冷。結構群的風景之中,廖女士也是很顯眼的一環。

  關於那些善意的警語,我自然是會放在心上,不過出自一位顯然較我更執著、聰明、熱血的書店經營者口中,應該是不會有什麼嚇阻作用的。




※這是一個由耕莘寫作會成員自行籌畫、採訪、撰寫的系列專題,將在每週二、五出刊,敬請期待! 
若想知道更多關於書籍的事,歡迎到《私の書私塾坊》

    全站熱搜

    wearethe12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