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濁流文學獎新詩佳作


砂瀑凝結成塊,經年
脫落些許保護,半裸
一座女子雕像,面目模糊
又像一土環把關整座寶藏
不見蹤跡的華麗僅是被
隱形,易位,浪跡銀河石室



永河緩緩流轉
流進所有風吹蔗葉的動線
整座文明是夢的野獸
的一支獨角
對此我們虔誠
辛勤照料:噴酒,獻檳榔,念
和平童話的咒
遍體雕青的車夫緩緩走來
轉身化為白衣頸掛花圈的少女緩緩離去
與更強大的神仙拚搏
凜冽,節節敗退,忘卻
所有特出的飛翔姿勢



壺之遯隱 柱之棄世
何處重揚 獨特的身姿
佛像從異端來到這端
阿立祖從這端
連同許多終年眠夢的傳奇
退至隱密地點
必須連續破解三重機關才會再現
當年的綽約
一年越過一年
機關越繁複曲褶
此刻民族的風格已被磨砂
侵蝕,割裂,無可辨認
甚至沒有頭顱能斷
沒有殘餘的血可以DNA篩檢
她曾來過人間,
(她曾來過人間?)比風還輕,
比光還迅捷



機關算盡 沒有引薦者前來開啟
葛天無懷風景
此際野鹿都絕種
更別提鹿皮上的見證文字
只剩一條凱達格蘭大道
拍瀑拉,巴布薩,淪為幾口
無意義的擦音
她曾來過人間
彗星掃過小小的島
劃出滄桑的古道
她曾來過
昔時的樂園滋潤
曼妙的身影,投入
當年充滿硫磺味的札記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earethe123 的頭像
wearethe123

wE ArE tHe ONE

wearethe12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