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輪迴
我一直認為記憶是組成一個人的最小單位,也是一個人最無法被取代的部分。於是,當記憶被硬生生地抽走,記憶是否真的就會消失無蹤?抑或被取走的只是意識,其實另一部份關於身體的記憶依舊殘存?
在克蕾婷動過手術後,表面上她已將喬爾忘記,但當另一位男子試圖仿效克蕾婷被刪去的記憶片段,克蕾婷總覺得事情似乎有些不對勁,但她卻說不上來到底什麼地方出了錯誤。如同視覺暫留般,刪去的記憶是最初關於喬爾的強烈記憶,而拙劣的仿效讓克蕾婷產生看見互補色的錯覺,那是與最初記憶形成強烈對比的幻象,只維持片刻卻叫人暈眩。
克蕾婷以為進了忘情診所就能完全將喬爾的記憶斬斷,但命運仍將兩人牽起,她最終仍與喬爾相遇。
就像蜘蛛女對醫師的情感般,即使忘卻之後仍然斬不斷愛上某人(或與某人相遇)的宿命,於是事情又回到原點,而且是以一種只有自己不知情的方式讓歷史重演,於是遺失的記憶終究還是被找了回來,帶著比手術前更大的傷痛重新輸入。記憶就像組構人的元素,以事件為中心同時並存在不同的人心底,所以即使刻意遺忘,這些記憶仍然能在相關的人身上持續發酵,慢慢繁衍下去,所以記憶終究無法消失。
另一方面,喬爾則在手術的過程中不斷反抗,他開始害怕失去克蕾婷、害怕將她遺忘、害怕刪除克蕾婷這筆記憶後自己所剩無幾,於是他開始脫逃,開始在不斷的回憶中重溫並竄改這些記憶,他們有幾次順利地偏離記憶的軌道,就像陷入書頁的夾層間,演繹著一則則突梯古怪的幻境。
但克蕾婷最終還是從喬爾的記憶中消失了。睜眼後,克蕾婷已從意識中消失,但仍潛藏在僑爾的身體記憶、潛意識、直覺感覺與命運中,與克蕾婷相同,他依稀感到有什麼事即將發生,但卻說不上來,那是意識之外的記憶死角,填滿了感覺、填滿每則有關克蕾婷的記憶中的情緒與感覺,這些感覺就像是人物曝光的風景照,鋪陳了滿滿的意象與背景,卻看不清主角的臉孔。
於是命運又將兩人牽起,事情轉了一大圈後又以另一種方式回到原點。「忘情診所」彷彿扮演了一個荒唐的腳色,刪除記憶的過程似乎成了鬧劇,但也許人有些時候真得重回原點才能將事情看明白、才明白真愛早已注定。

    全站熱搜

    wearethe12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