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在延長著,這不是最後一關了嗎?」



於是我們盯著面前跳動的螢幕,跟著光影上下,昏暗的小屋裡穿梭著人影,螢幕上的女孩穿著黑色絲襪,旗袍高衩到大腿,兩個包包頭晃啊晃的,跟著女孩的翻滾跳躍不斷搖動。
那是春麗,降生天蠍宮的春麗,為父報仇的春麗,在我們搖桿操控下不斷攻擊飛踢的,美麗的,狂放的春麗。

不知道是甚麼時候說好的,我們這一群偽文藝青年打定了主意要來一場「降生十二星座」電玩大賽,要親眼看看小說場景重現,我們興奮的這麼說著,喔,是的,我們要看著那精彩的最後一幕,春麗會跪在父親的墓前禱告,如那個老是自稱人渣的小說家筆下所描述:「父親,我終於為你報仇了…」

我們擠在一起,手裡的汗水濡濕了搖桿,跟著春麗一關一關戰鬥,我們著迷於她飛踢時的美麗大腿,連續出拳把對手打趴的魄力,直到在那個帶著鐵爪,傳說是西班牙美男子(帶著面具算甚麼美男子?)的場子裡敗下陣來,春麗的腳步開始亂了,於是搖桿的震動聲越來越急,我看見兩個人影跳起來纏鬥,最後總是春麗從空中翻倒下來被甩出去,她的尖叫聲細銳而哀傷,讓我幾乎跟著心碎了。

「馬的!」
「要打到什麼時候!」

要打到什麼時候,這或許是春麗想問的問題,我看見春麗不斷重複出現的臉孔,專注的眼神再一次帶著堅毅,是啊,只要接關就可以再讓春麗打下去了,她的身體還是一樣纖長美麗沒有損害,失去的血都會補滿,一切重新開始就可以繼續戰鬥,可是她要戰鬥到甚麼時候呢?

終究還是迎到最後一關,我們情緒開始沸騰,因為站在面前的敵人是傳說中的德國軍官,春麗的殺父仇人,完全跟我小說記憶裡的場景一模一樣,軍官把身上的披風輕輕一丟,於是真正的戰鬥開始了,我看見春麗不斷數次哀嚎著被拋起,接著被軍官衝撞著焚燒成一團火球,我說:「這樣對女孩子真過分!」,「她是格鬥家,戰鬥就是這樣!」黃蟲認真的這麼說,手裡的搖桿不斷上下移動,於是春麗不斷的爬起來繼續快速出招,軍官實在太強,我們從期待緊張的情緒逐漸變成不耐,怎麼破不了,這不是最後一關了嗎?「春麗,快點打他啊!」「要為父報仇啊!」於是我們鼓譟騷動起來,似乎軍官也變成我們的仇人了,我看著春麗拼命苦戰,血一點一滴的流失,然後尖叫著隨著火焰倒地,重來,倒地,重來…

我忍不住想著這些人物設定,每個角色的設定幾乎都可以寫成一篇小說了,春麗得報仇,這是她黑暗過去的設定,當她望著這個軍官時,她在想甚麼呢?會不會在這麼漫長的戰鬥中,他已經愛上了眼前這個冷酷又從不放水的軍官?他似乎永遠也不會被打倒,永遠都站在春麗面前對她說,,來吧,打倒我,踩著我的屍體前進,妳就會幸福了,妳知道的,只有打倒我,才能結束這場戰鬥…於是她不斷飛躍抬腿,然後繼續被撞飛,重複著,痛苦而激烈的纏鬥,不斷的換人,讀檔,重來,每一個檔的春麗都是不同的她,,會不會有哪一個春麗,已經在一抬腿一轉身之中愛上軍官了呢,所以戰鬥才一直無法結束,她一直無法離去…

忘記是哪一個檔的春麗,在我困倦瞇眼的時候不知為什麼勝利了,我們跳起來大叫,屏住呼吸望著那個破關畫面(不都是為了這一刻?),春麗如我們所願跪下來禱告了,把頭髮散開露出年輕女孩的笑容,我們終於讓春麗報仇了,看見那個人渣小說家所看見的,經典的一幕…結束了最後一關,,這樣的春麗應該會幸福吧?

而,到底死了幾個春麗呢?

「戰鬥還真是不容易,好累喔。」
「就跟人生一樣不容易啊。」

不,不一樣,跟人生完全不一樣,我們不能讀檔,不能在最危急的時刻暫停,不能重來,我們只能流著血,等火焚燒完之後,繼續戰鬥,我們沒有甚麼最後的勝利,有的只是永遠永遠,激烈的,哀傷的,美好的,寂寞的關卡….




時間不斷在延長著,我們哪有什麼最後一關呢?

    全站熱搜

    wearethe12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