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實說我不喜歡這部戲,對我而言,它太生硬了。我覺得在現有架構與想法下,《我和我和他和她》的文本本身有個明顯的敗筆,那就是最後被手下背叛的設計。這個設計讓我感覺是為了增加故事的可看性而安排的,但卻對於整個故事沒有什麼幫助。想讓戲份較重的功能性角色變得更有戲或更完整,這絕對是每個創作者需要去學習的,但太刻意執行這件事有時就會出毛病。

  第二個問題是角色感情處理的不夠細膩,過去價值觀如何被現實扭曲成現在的價值觀沒有被合理解釋。當馮翊綱說出:「不要和我說那個世界上不存在的東西。」如此生硬又狗血的台詞,劇情推演到最後卻又沒有為他為何說出這句話給出交待。人到底為什麼變了?你想要處理人與過去的對話,就該給我們人與過去的聯結,這個聯結不光只是身家背景一模一樣而已。如果想要以這句話替他之所以變得如此好色之所以進行政治婚姻下詮解,那似乎是倒果為因了。

  而這部戲最大的表演上的問題,就是過去和現在的過度斷裂。女子組的聯結做得比較好,這考驗飾演「現在」的人的功力,如何讓觀眾覺得從那個過去變成這個現在是可以想像與接受的。金士傑本人身上就帶了點世故的味道,所以即使他演年輕人,還是會有股憤青的感覺,我覺得就詮釋一個從內地出來發展,滿心理想抱負的年輕人而言是可以成立的。但面對這樣的過去,馮翊綱卻太像個管不住老二的台商了。唯一可以想像他是大陸人的部分,是在談判桌上那刻意設計好的俗氣諂媚。他甚至連口音都和金士傑不一樣,這要我們怎麼相信他們是同一人?而配角那維勳處理那個角色也處理的不好,表面上顯得太笨,真面目又顯得太壞,讓觀眾驚訝之餘,卻覺得是兩個平面的人,而不是一個立體的人。

  對我而言這部戲的導演部分唯一讓我覺得有趣的安排,是他們循著線索找回蘭桂坊那段回憶的段落,由現在連結過去以那樣的過場安排來處理,感覺還不錯。其他像是談判桌上過去與現在相互談判質問的段落,或是事後兩端人馬因為天安門事件和墮胎事件而崩潰的安排,都讓我覺得穿插得很失敗。尤其是前者,角色動機不明,我們甚至看不出來談判桌上的兩個人在談些什麼,也不知道他們到底聽不聽得到身後兩人的咆哮。而後者我覺得也許賴老想要實驗一個東西,但是失敗了。他利用兩方人馬分別呈現一個時空下同時進行的兩件事,但卻讓它們變得像是兩個時空下的兩對戀人了。如果兩組人馬的聯結性可以再高一點,而不只是利用觀眾知道他們是同樣的人去做理性的理解,會更有趣一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earethe123 的頭像
wearethe123

wE ArE tHe ONE

wearethe12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