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10 (1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文學星光幫第一回合評審結果

     第一名:Killer< >> >>

     第二名:晏瑩<<紙娃娃>>> >>

     第三名:小風<<戀愛夢遊中>>、海羽毛<<之後>>

     第五名:祥芸<<愛永>>、得心<<療傷診所>>


    來賓請掌聲鼓勵鼓勵!期待第二回合的比賽啦

wearethe12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不完美的循環──BY宜玫
我還是頭一次看到像【王牌冤家】這樣,完全把時間倒過來敘述的影片,因此頭一次看的時候,還不太能瞭解它要說什麼。
愛情到底是什麼呢?這其中最引起我注意的,就是身為第三者的派屈克了。
第一次看的時候真想大罵:「愛情怎麼可以用偷的呢?」偷禮物跟日記就已經很不道德了,還偷愛情。這真的很驚險,喬爾跟克蕾婷差點就要失去復合的機會,只因為派屈克不經意的惡意!
可是第二次看的時候,我發覺到派屈克其實是先偷愛情。為什麼他偷得到?因為是克蕾婷先不要的。
就好像少女漫畫中常有的第三者──他或她並不是大奸大惡,只是耍一點點的小手段,讓女主角遠離他們的真命天子。可是仔細看,就會發現一件事,在真實人生中,往往會有劈腿的情況出現,也就是說,現在已經不像以前那種只要遇到一個人,然後就鐵了心認定:「對,就是這個人!」一見鍾情然後就是一輩子。現在這樣的機率已經降低,所以為了提升自己的機會,複數以上的交往已經很常見。
那麼,到底是誰決定,一個人只能夠在一段時間裡愛一次?當你決定只愛這個人的時候,你會不會還是對其他人有好感呢?你愛的那個人又是和你一樣全心的愛嗎?
克蕾婷以前曾經對男人失望,她怕喬爾也是這樣的人,所以她醉酒晚歸,還撞壞車子,其實是為了試探喬爾的反應吧!而喬爾在遇見克蕾婷之前也跟娜歐蜜同居,他突然跟娜歐密分手,克蕾婷難保心裡不會覺得,下一次他是不是也會突然這般跟她告別?說穿了,這一切都是「不安」在作祟,而這不安強大到她想刪去記憶,這樣就不用再思考「他到底愛不愛我?」而想得發狂。所以,說派屈克偷了愛情,其實也冤枉了派屈克,因為即使沒有他,克蕾婷說不定還會趕快找下一個男人,好忘掉跟喬爾的這段錯誤。
記憶中的克蕾婷說:「別忘記我!」其實那也是喬爾想要說的話吧!真正不想被遺忘的是喬爾。
喬爾做了大量的日記、素描,都在強調兩人之間所共有的回憶,因為這才是構成兩個人的意義之所在。他害怕遺忘所有美好的回憶。
可是當不安紛紛落地,變成喬爾腦內的戰爭時,這一切都非常明確,只有一個目的,就是要克蕾婷,儘管也許只是他想像中的克蕾婷!而那些句子,如果派屈克唸,就沒有辦法給克蕾婷對的感覺。
原來,刪除記憶其實是一個裝置,不,它並不是為了消去愛情,而是為了讓彼此有機會重新來過。就像瑪麗仍然愛上醫生,克蕾婷仍然會在同一個地方吃早餐、搭車,人們想要刪去的是痛苦的部分,卻無法只選擇愛情而不要痛苦,所以人們還是會做出一樣的選擇,只是,跟分分合合的差別是,這個循環一度被打破,他們知道上次曾經失敗過,所以會更加珍惜。

wearethe12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戀愛夢遊中

「克蕾婷。」
「幹嘛?」
「克蕾婷。」
「你要幹嘛?」

克蕾婷慢慢從冰上爬起來,張著微棕的眼睛望著他。

「克蕾婷。」

他輕輕伸出手來摀住了克蕾婷的眼睛,緊緊的。

wearethe12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王牌冤家觀後
1. 百分百女孩
喬爾與克蕾婷,小護士,失去回憶之後,都走上了原來的道路,愛上同樣一個人。真愛不滅,這電影樂觀地說。
可是我知道妳比較相信那個袋鼠先生的寓言:是因為很麻煩解釋的七個連續念頭,所以才決定寫信給袋鼠先生您啊!只要七個念頭中出了任何一個分岔,我們就不會走到如今了。
真是這樣,如果我們有朝一日失去了記憶,妳會說,那不就成了百分百女孩。不過,不要想成為百分百女孩。
妳不會忘了,那是一個起於「很久很久以前……」,終於「妳不覺得那很悲哀嗎?」的故事。

2. 相愛的記號
當金凱瑞飾演的喬爾最後從公寓房追出走廊,叫住了凱特溫絲蕾演的克蕾婷。克蕾婷問,既然我們走下去,將來還是會面臨因了解而分開的悲傷衝突局面,那我們不如趁早就此結束。
喬爾只回答一個字:ok.
這個我少數聽得懂的英文單字,ok,一個和中文的「嗯!」一樣,可以說是也可以為遲疑未定的回答,在克蕾婷的猶豫地複誦,喬爾共鳴般的吟朗之下,兩人破涕為笑。
我以為或許再沒有比這個不精準的字更精準的回答了。

wearethe12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記憶輪迴
我一直認為記憶是組成一個人的最小單位,也是一個人最無法被取代的部分。於是,當記憶被硬生生地抽走,記憶是否真的就會消失無蹤?抑或被取走的只是意識,其實另一部份關於身體的記憶依舊殘存?
在克蕾婷動過手術後,表面上她已將喬爾忘記,但當另一位男子試圖仿效克蕾婷被刪去的記憶片段,克蕾婷總覺得事情似乎有些不對勁,但她卻說不上來到底什麼地方出了錯誤。如同視覺暫留般,刪去的記憶是最初關於喬爾的強烈記憶,而拙劣的仿效讓克蕾婷產生看見互補色的錯覺,那是與最初記憶形成強烈對比的幻象,只維持片刻卻叫人暈眩。
克蕾婷以為進了忘情診所就能完全將喬爾的記憶斬斷,但命運仍將兩人牽起,她最終仍與喬爾相遇。
就像蜘蛛女對醫師的情感般,即使忘卻之後仍然斬不斷愛上某人(或與某人相遇)的宿命,於是事情又回到原點,而且是以一種只有自己不知情的方式讓歷史重演,於是遺失的記憶終究還是被找了回來,帶著比手術前更大的傷痛重新輸入。記憶就像組構人的元素,以事件為中心同時並存在不同的人心底,所以即使刻意遺忘,這些記憶仍然能在相關的人身上持續發酵,慢慢繁衍下去,所以記憶終究無法消失。
另一方面,喬爾則在手術的過程中不斷反抗,他開始害怕失去克蕾婷、害怕將她遺忘、害怕刪除克蕾婷這筆記憶後自己所剩無幾,於是他開始脫逃,開始在不斷的回憶中重溫並竄改這些記憶,他們有幾次順利地偏離記憶的軌道,就像陷入書頁的夾層間,演繹著一則則突梯古怪的幻境。
但克蕾婷最終還是從喬爾的記憶中消失了。睜眼後,克蕾婷已從意識中消失,但仍潛藏在僑爾的身體記憶、潛意識、直覺感覺與命運中,與克蕾婷相同,他依稀感到有什麼事即將發生,但卻說不上來,那是意識之外的記憶死角,填滿了感覺、填滿每則有關克蕾婷的記憶中的情緒與感覺,這些感覺就像是人物曝光的風景照,鋪陳了滿滿的意象與背景,卻看不清主角的臉孔。
於是命運又將兩人牽起,事情轉了一大圈後又以另一種方式回到原點。「忘情診所」彷彿扮演了一個荒唐的腳色,刪除記憶的過程似乎成了鬧劇,但也許人有些時候真得重回原點才能將事情看明白、才明白真愛早已注定。

wearethe12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紙娃娃
我將腦中每個人的記憶切割成好幾份,分別存入不同的資料夾中,所以在我腦海中,每個人都是由一塊塊的記憶堆疊成,堆積木般越疊越高,有時候我會隨機抽掉其中一塊,看看記憶藍圖是否完整依舊,通常只抽掉一塊是無傷大雅,於是我開始針對那些令我反感的人們開刀,我試著多抽掉幾塊,直到人的輪廓漸漸模糊,但留下來的反而是那些最令我反感的記憶,可能是一些事件,更多的時候只剩下一層情緒,通常都是惱怒。

我喜歡翻閱腦中這些檔案,尤其是那些影響我最深的人們,我也試著慢慢將記憶簡化,剝洋蔥般削掉一層層事件的外殼,直到看見核心-通常那就是對方對我的感覺。但我曾遇過一種很怪異的情況,那是個我初識不久的男人,初次見面便一見如故,話匣子一開就沒完沒了,後來也留下了連絡方式。但隔天我一醒來,我卻完全記不起他的長相,縱使我清楚記得所有的談話內容。更奇妙的是我竟然將另一個人的臉組裝到他的頭上,於是形成了兩個人的疊合。
而這樣的情況又發生在另一則記憶上,漸漸,我的記憶開始分岔,好多人與我擦身而過,而更多的記憶從我身旁流過,我來不及存檔,於是檔案亂了,散落的記憶像一件件衣服,混搭在不同的面孔上,像被頑皮小男生惡搞的紙娃娃般,男生紙娃娃穿比基尼、女生紙娃娃穿西裝,我只記得那一件件記憶,明晰可辨,但是頂上的人頭很模糊,於是記憶的主體不再是人,而成了事件本身。

我開始回想事發最初,被我套上的那張臉是我前男友,那是一段不愉快的記憶,我替前男友這禎紙娃娃換上新記憶,美化回憶,雖然我知道這只是影像重疊的自我欺騙,但這樣的假象可以讓我淡化過去的不愉快的經驗,於是我留下了這只混搭的紙娃娃。
於是我開始用這種舊瓶新裝的方式改造每一則不愉快的記憶,並沉醉在這自我欺騙的遊戲中。直到我發現那位一見如故的男人背叛我為止,接著所有的假象開始崩解,我看見那一件件美好的衣裳開始破洞、溶化,於是新衣褪去,被掩蓋住的記憶裸露出來,與褪下的記憶並排,赤條條攤著,於是乎歷史重演,我又回到了原點。

wearethe12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療傷診所

「院長您好,請您談談創立這家診所的宗旨。」

「我在國外拿到心理治療和心臟醫療的雙博士,因為我一直認為人的心理和生理是互相影響的,當一個人『心痛』時,不只他的心病要醫,他的心臟更要醫。」

「你知道,我們的心臟有兩個心室,兩個心房,每天要輸送血液和養分就已經是很大的負擔了。當你心情不好,過度悲傷或過度歡樂時,你的心臟會因承受極大壓力而受傷。」

「我們的團隊剛開始只是想研究這類因情緒引起的心臟傷害,沒想到在某次臨床實驗時,我們發現了一個方法,可以藉治療心臟而治療心病,也就是那些負面情緒。」

「請問你們目前有針對特定族群嗎?有什麼樣的限制?像是年齡、體重、性別等。」

wearethe12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永存的記憶

  王牌冤家顛覆了我還沒看這部片之前的兩個想法。第一,它不是一部搞笑片。第二,在愛情片中它是我看過拍攝手法最特殊的,而一向討厭看愛情片的我不得不稱讚這個導演。

  既然是一部愛情片,大家對片中金凱瑞和凱特溫絲蕾這對經歷重重困難的情侶有很多感動和註解,我想把我的焦點跳脫出愛情的範疇,而說說在這部片對於記憶的一些特別感受。

  看完這部電影,我想到我內心一些被刻意壓制的情緒,或者可以說是恐懼。

  片中有很多關於男主角配迫失去「記憶」的場景,看著他試圖保留與戀人之間所剩無幾的回憶而最後失敗,一幕幕珍藏在心的畫面在一覺醒來之後完全沒了痕跡,腦中硬生生地少了好多過去,無論是快樂還是難過的。

  對我而言,失去記憶剛好是我從小除了死亡之外,最害怕的事情。常常幻想若有一天忘了自己是誰、做過什麼事、身處何方,會是怎樣的無助。或許是小時候電視看太多了吧,總會害怕一些同年齡的小朋友不會去擔心的問題,我記得有好幾個夜晚,為了不想在隔日早晨發現自己什麼都忘了而不願入眠。當然,失憶這個「題材」也常常成為我年幼夢魘當中,一個固定的戲碼。
 

wearethe12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愛情,幸福的閃光
                                
                         (──標題引用自《幽暗的林蔭道》一書)

  一對個性差異天南地北的情侶,能否走向完美幸福的愛情結局,或許仍需留待時間考驗,可確定的是兩人間必然存在不少的摩擦與衝突,克蕾婷與喬爾這對情侶也因此先後踏入忘情診所,選擇遺忘兩人的回憶與愛情。

  刪除記憶的過程中,喬爾在屬於兩人的回憶片段間穿梭跳躍,與克蕾婷相處的每一幕,卻讓他益發留戀這段伴隨著愛情的回憶,也就在這樣強烈的情感與懊悔之下,喬爾試著挽救逐漸消失的記憶,也因此讓記憶中的克蕾婷「復活」了,克蕾婷不再侷限於喬爾的回憶裡,她能夠自由思考、自由地與喬爾對話,甚至一反現實中任性衝動的形象,不僅變得睿智明理,還反過來成為喬爾的引導者。

  這是相當有趣的一點。記憶是人腦錄下的人生片段,一旦紀錄下來便是絕對的真實,可能遺忘卻不可能改變,一個人的記憶是不可能竄改的。我是如此思考,也許喬爾回憶中的克蕾婷並不是真正的克蕾婷,她只是喬爾內心的投射,反映喬爾心中真正的願望,當喬爾聽從克蕾婷的建議,帶著她在回憶中躲藏逃竄,其實正是傾聽自己內心的聲音,為了保留愛情而做出的改變。

  當喬爾努力挽救自己逐漸消失的回憶時,他與克蕾婷的回憶竄逃也牽扯出忘情診所內存在於瑪麗與霍華間,一段上司與下屬糾纏埋藏的背德之愛。

wearethe12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假設之一:其實,搞不好一切都是幻覺。
喬爾從來沒有遇見克蕾婷。所以,相愛這件事,是喬爾的幻想,無數的素描、日記都是偽造的,所以也無從失去。喬爾在遇見橘子妹的時候,愛的是他自己。
假設之二:派屈克不是真的愛上克蕾婷。
是哦?那情況還真詭異。難道他愛的是沒有自我的克蕾婷?不,他只是企圖把克蕾婷概念化,就像某種問答遊戲,那些東西是喬爾自己不要的,並不是派屈克破壞了愛這件事,而是喬爾跟克蕾婷啊!不過派屈克也是有問題的,為什麼他不用自己的方式跟克蕾婷交往呢?他對偷來的戀情也是毫無自信。
假設之三:克蕾婷在喬爾這一關卡住了。
她知道這個人就是她的真命天子。可是她非常害怕,會不會又像前幾次一樣失敗。她很在意他,所以才喝酒喝到半夜,她只是想要他的關心,沒想到他怒不可遏。她氣壞了,她要逃避,所以才去消去記憶,看看沒有喬爾的生活會不會更好。可是,上天還是讓他們的「洋蔥曲線」相交在一起,他們還是去了平常去的早餐店,克蕾婷仍然被喬爾所吸引,依然提到那首卡通歌曲。如果是以消去這種方式,就像玩電動還用金手指作弊,誰也沒辦法過關的。
假設之四:回憶不會被消滅,只是想不起來。
瑪麗也在霍華醫生這一關卡住了。但是霍華一定有什麼缺陷,讓她又一次放棄他。
假設之五:如果這部片從頭到尾採取完全的順敘法,而不用倒敘和插敘呢?這樣還是一部很令人驚嘆的片子嗎?這個探討愛情和回憶的題材還會有這麼吸引人嗎?
假設之六:永恆的愛情其實不存在。

wearethe12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後來每天睡前,都會再三地巡視著門窗,反覆確認是否有鎖好、是否不會再像當時那樣的被人輕易地走進領地,或者是說,不會再輕易地給予外人有進入的可能。

  伸手觸及與你相關的物事,杯子、禮物、衣服,更多的是我在日記本上繪下的圖畫。當初迫不急待地蒐集你,意圖使你分享我,我分享你;後來也是迫不急待地蒐集你,整整兩大袋的,意圖是使你脫離我,不再依附。

  蒐羅過往以便記憶,記憶以便遺忘。直到那天醒來,(更多的可能是我進入了生活的夢),順著時光之流從現在到過去,點滴拾掇每個來不及被當下所紀錄的心領神會、下意識的微笑以及肢體語言,並且在我的面前一一抹去……以最簡單的銷毀來考驗自己的意志,那最開始矢言絕不後悔地心意在此遭受了重大的考驗。一直要到此刻才能夠明瞭失去是如此的簡單、輕易得近乎殘酷,令人感到不捨。

  於是在醒來之後,在耗費所有力氣停止失去之後(問題在於失去真的是一個可以停止的動作嗎?還是這已經是直白陳述的一種結果了?),我顯得益發淺眠,窗外樓梯間稍傳來些風吹草動便足以使我從夢中驚醒,深怕是他人帶著器材來,固執地將我對你原生的情意斬草除根,半點也不准我留下。

  後來的睡前習慣,你也是知道的了。

  再一次地走回最初與你相遇的那個時間點,你會願意再和我打招呼、開展之後我們已知的故事,然後不往那條註定失去的叉路上走嗎?

wearethe12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Enjoy it,ok

我想「王牌冤家」的情節應該是不用詳述了,總之就是一對怨偶吵翻了,女的先去消除男方的記憶,男主角一氣之下也去接受消除記憶手術,從最後面爭吵的記憶一路砍回來,砍到了快樂的回憶,男主角捨不得了,開始在自己的腦中逃亡,努力挽救相愛的記憶。這麼簡單的結構,卻讓人很難描述。基本上是倒敍,倒敍中又帶著正敍,由於主要情節是在男主角腦中發生,任何光怪陸離的事情都有可能發生,然而現實世界的混亂也是不遑多讓,總之光要搞懂電影在說什麼就很不容易了。我運氣不錯,在看片之前先看了一篇影評,把情節的次序詳細解釋了一遍,自己看的時候比較能進入狀況。

影評人黃香瑤在「小電影主義」裏提到,她認為王牌冤家其實是藉著男主角一次一次消除記憶,又因為逃亡而創造新記憶的過程,來影射創作者塗塗改改的掙扎。不過我個人是認為,關於創作焦慮,查理考夫曼在「蘭花賊」已經講得夠清楚了,對於「王牌冤家」,我只想從它表面上的意義來了解它──愛情。

本片的主角是考夫曼諸作品中最平凡的一對,只是兩個平平無奇的小人物,每天規律地上班下班,為一堆雞毛蒜皮的小事爭吵,生活乏善可陳。個性壓抑內向的男主角喬爾藉由寫日記發洩他的滿腔熱情,女主角克蕾婷則舉止瘋癲,把頭髮染得五顏六色。他們追求的也不是什麼金錢名利或藝術成就,而是每個人都想要的,一份完美無瑕的愛情,一個真命天子。只是就像大多數人一樣,他們連這個也得不到。

其實一看開場就知道這兩人並不適合,講不到幾句話女主角就開始生氣,根本是話不投機半句多。然而他們還是被彼此吸引了,第二天晚上還跑去躺在結冰的河面上看星星,浪漫得不得了。之後卻鏡頭一轉告訴觀眾,其實這兩個人之前早就有了一段長達兩年的孽緣,最後以消除記憶告終。看到喬爾坐在車裏痛哭的臉,實在是觸目驚心。

當感情變質的時候,人一定都很難接受,為什麼會變成這樣?為什麼當初一舉一 動都充滿魅力,讓自己神魂顛倒的伴侶,最後卻變成如此讓人無法忍受?是被騙了?還是對方變了?雖然兩種解釋都有可能,最常見的狀況是,對方沒有變,也沒有蓄意欺瞞,而是自己看事情的角度變了。

wearethe12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這部電影,我是分了三四趟才看完的。

  我很不喜歡讀書讀不到一個段落就被迫中斷,如果必須如此,我一定跳回到前一個完結點重頭讀起。但面對這樣長度的影片,不斷被各種瑣事侵擾,我常常不得不離座,每次重新播放前,都得回憶一下前面細節才能再開始。誤打誤撞的是,這樣反覆地回想,似乎讓我多記住了不少細節。

  說實話,這部片的情節一點也不難猜。帶入「忘情診所」的設定之後,一開始我還為時間的調度感到有些混亂,但很快便發現鏡框式的設定;忘情診所的工作人員也一個個如預期被捲入(當然,這種捲入是太過於戲劇化了);最後的引爆,以及想當然耳的結局,「就算失憶或投胎讓我們忘了彼此,只要再相遇我們仍會相愛,這樣的愛才是最強的愛。」(伊格言語)。

  這部片沒有給我任何劇情上的驚喜,但正如張大春所說,只有在讀者不再追問「然後呢」的時候,才有心力去關注「為什麼」。這部片的衝突在於,當你提出消除記憶的申請之後,是沒有取消的可能的。因此,在自己記憶中試圖保護記憶的人,同時面對的是外來的侵襲(醫師的電腦)和內在的掙扎(面對留下回憶的痛苦)。幾幕在回憶中奔逃的戲其實都在反覆展演相同的內容,不過情節的安排很有趣,加上金凱瑞讓人目不轉睛的表演功力,所以還不至於有反覆拖沓的感覺。

  結尾處是讓我覺得有些小可惜的地方。相較於《記憶裂痕》安排零碎物件作為線索,把記憶叫回來的方式,這部片用一種更有力量的方式召喚過往時光:兩人直接聽到錄音帶,聽到了對方心底對自己最惡毒的想法。(看到這裡的時候我還一度以為我低估了編劇,也許結局並不會有一個好萊烏式大團圓……)對最親密的愛人說出那些被誇張但不無真實的話語,這似乎狠狠刺中了所有期待happy ending的觀眾,其實所有問題都還沒有被解決,男人仍然無趣,女人仍然不能帶給男人安全感,就算兩人幡然悔悟,誰知道這一次的蜜月期能有多久?

  當然,最後男人還是出聲拉住了女人,故事結在一個全然不意外的地方。剛剛那一刺彷彿只是幻覺。「好,」他們對彼此這麼說著,還是天真地相信這一次「共患難」之後他們能夠過著承平的日子。或許就像選擇記憶與否會造成災難一樣,人們還是選擇天真地相信,會比較安全一些吧。

wearethe12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愛永
愛永

  愛是永遠不變的。我相信。我是說以前,不過現在埋藏心底了嗎。別人說,我過度期盼了。我想或許是小說電影(特別是日劇)害的。
  喬爾和克蕾婷為何分手?俊秀的Jim Carrey大眼汪汪,和絕美的Kate Winslet相愛至深,浪漫動人的故事很難讓我不相信這是一場公主與王子的冒險。
  曾經聽過一段話,一直沒忘掉:然後,王子和公主就過著幸福的生活了。

/

  兩個人互相吸引,是不是因為對方擁有自己身上沒有的特質,所以義無反顧的愛上他?
  拿火和冰來相比,會不會太二元對立呢。
  一個熱情/一個冷靜;一個乖巧/一個叛逆;一個溫和/一個暴躁;一個守護/一個攻擊;一個大方/一個害羞;一個是「小姐」/另一個是「流氓」。

wearethe12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